根据民间秘藏,一周和女性来2次

2019-09-24 03:57 来源:未知

如今是什么时代?嗯?

图片 1

图片 2

民主时代?——吹!

中国正发生大规模性革命?

一周和女性来2次,行否?

信息时代?——啐!

德国电脑杂志《Chip》刊文关注中国蓬勃的性用品市场。文章指出,中国人一改往日传统的禁忌话题,比如性健康。

《内经》说:“夫精者,生之本也。”精是构成人体的基本物质,是维持人体生命活动的物质基础,保精是强身的重要环节。精乃肾之主,纵欲太过,除伤肾精之外,进而还可伤及其他各脏腑,影响身体健康,甚至促人早衰或短寿。现代医学认为,长期性生活过度,会使人的免疫系统调节功能减退,这是因为性交可引起全身高度兴奋,促使能量高度消耗,器-官功能适应性减退。据统计,中国古代帝王能查出生卒年份的有209人,他们平均寿命只有39岁,其中不到20岁驾崩的就有31人。

恐怖时代?——噗欸!

文章写道,当代年轻人越来越关注性生活、避孕等过去在中国被列为禁忌的话题。这一变化尤其可从中国的避孕套销售数据中看出。一些迹象证明中国正发生大规模性革命。

就性生活次数而言,不同人种,不同地区,不同社会,不同文化背景,以及年龄、健康状况和心理状态不同而差别很大。有的新婚夫妇,可以天天作爱,而新婚之夜,连续4-5次。

颜值时代?——Bingo!

文章写道,一家中国财团收购了全球第二大避孕套生产商 ---- 澳大利亚安思尔。色情和性用品商店迅速在中国扩张。现在,超市的货架上到处都有避孕套在销售,包括西方的主要品牌杜蕾斯等。政府终于开展支持宣传艾滋病防治的教育活动。

杜蕾斯调查结果显示,中国男子性生活的次数一般随年龄的增长而逐步减少, 据统计:22-25岁期间,每周3次;32-35岁,每周2次;在41-45岁,降到每周1次,50岁以上,则降到1月1-2次。

我们既然生在颜值时代,选总统、找对象、雇员工、定罪犯、被强奸决定报不报案,都要follow颜值,琢磨脸蛋,那我们何不不学点相人之术,来个“学好脸八卦,走遍天下都不怕”?

文章接着写道,透明度市场研究( Transparency Market Research )的一份报告显示,到2024年中国避孕套市场的规模每年将增长约12%,年销售额将超过50亿美元。

德国学者最近以科学研究的角度调查了德国大众的性生活现状。发现几乎每六个德国人中就有一人有过出轨行为。

中国人善于混,善于适应,最懂得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遇什么时代吃什么菜,谁都不愿意被甩,谁都怕被out,所以嘛,所以。

文章作者认为,尽管目前避孕套的销量增加,但目前中国最受欢迎的避孕方式仍是女性体内安置避孕环和结扎手术。

据《德国医疗信息报》(Deutsches Ärzteblatt)报道,德国医疗信息报完成了一项有代表性的调查,对2500名14至100岁之间德国人的日常性行为进行了科学研究,以便为性病传播的预防工作提供科学依据。

很多正人君子看不惯,气不过,说,“外貌协会”是目前世界上无处不在、无所不能、无人能敌的邪教组织;追求颜值乃是全社会的集体堕落。其实,我倒不这么认为。

中国代古人制定了纲常伦理和三从四德,讲究“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女子必须服从男子,女子必须服从丈夫,是核心内容之一。个别朝代相对宽松,汉朝及唐朝的女子性自由度远远多于其他朝代,有不少贵族女子均有称为面首的情夫。 宋朝开始以后,朱熹提出了“存天理灭人欲”、“妇道从一而终,岂以存亡改节”和“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中国社会从此开始了漫长的性禁锢、性歧视和性压迫。女子丈夫去世之后,必须守节到死,不得再嫁。清朝官方文献《古今图书集成》统计:“节妇”及“烈女”在唐朝只有51人,于宋代增至267人,至明朝有36,000人,而到了清朝,仅安徽省休宁县就有2,200多人。中国历朝历代的贞节牌坊就是性禁锢、性歧视和性压迫的体现。

报道称,在受访人群中,有82%的女性和86%的男性声称自己是绝对的异性恋者。只有5%的男性和8%的女性表示,曾有过同性性行为的经历。

颜值来自于父母,取决于上天。追求颜值,乃是返归真源,敬天孝亲。

性禁锢、性歧视和性压迫的另一个体现就是缠足,从五代后期到清末,由中华民国总统孙中山废除。缠足始于南唐后主的宫妓窅娘,宋朝深入民间,明朝清朝全国普及。缠足的目的是使得女子不能够出不了远门,难以偷情和逃婚;满足男性感观需求和性需求,史书称“三寸金莲”、“昼间欣赏,夜间把玩”。汉朝刘向《列女传》、班昭《女诫》,明朝徐皇后《内训》、解缙《古今列女传》、清朝吕坤《闺范》及温氏《母训》都是钳制和戕害女子的性思想和性教育的文学作品。

8%的受访德国男性承认自己曾经有过嫖妓的经历

倘若中国领导人,不再靠强权指定,血统继承,不再按爹妈的鸟屁基因僭越,任由全民选举,按照颜值投票,我想,中国的少男少女们,赶潮公民、时尚母民们,一定会推举出不负众望的“华夏”级主席、书记、众常委来。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所长潘绥铭一书《性之变:21世纪中国人的性生活》深刻地揭示出,在21世纪的前10年里,中国人的性生活与性关系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其中有一些很出乎人们的预料。《性之变:21世纪中国人的性生活》囊括了“全性”(sexuality)的几乎所有方面,分为多个专题进行论述,不仅包括18~61岁的中国人的性观念、性欲、性生活、性技巧等,也包括婚外情、一夜情、找“小姐”等各种非主流的性关系,还包括14~17岁少年的性行为,更包括了“多元性别”与同性恋的情况。在每个专题里不仅发布了大量的统计数据,而且剖析了这些现象的形成原因,还从性文化的高度进行了深入阐述。

调查结果显示,有17%的受访者承认自己在稳定的恋爱关系时曾和第三者有过性行为,其中21%是男性、15%是女性。在当前处于恋爱关系的受访者中,有8%的男性和6%的女性有过出轨行为。而且,8%的受访男性承认自己曾经有过嫖妓的经历。

图片 3

科学家们无法在报告中解释这些人的出轨行为是否受双方认可,还是出于感情关系多年后的激情退去。但在永恒的"多久一次"的问题上,科学家们却看到了令人惊讶的结果。马丁·路德曾经说过:"一周和女性来2次、于你于我都无事、一年就是104。"

我们“华夏”一族,本来就是“穿着华丽,气度超凡”一族。华,就是花,美丽如花;夏,原指中国人,后指大的意思。我们的老祖宗就是这么干的。

但最新的研究发现,就算是对于25至29岁--也就是性生活最活跃的人群来说,男性全年的平均性生活次数也只有60次、女性47次。这与马丁·路德口中的104次还有很大的差距。在40至50岁之间的人群中,男性和女性年性行为总数分别为平均41次和32次。而且这一数字在50至60岁的受访者中就降至男性全年34次、女性22次。

“尧取人以状,舜取人以色,禹取人以言,汤取人以声,文王取人以度。”上古这四代五王,取人以治天下,均是看外表。由此可见,尧、舜、禹以及夏、商、周三代开国君主,已经开始通过观察人的面貌、语言、声音、气度来选拔人才,治理天下。

那么德国人平均跟多少个人享受过鱼水之欢呢?其中男人和女人对同一问题的回答不同值得玩味。受访女性的答案是平均5.46个。受访男性表示自己平均和10.23人发生过性关系。从理论上来说,这两个数字之间的差别不应该太大。但是,男人更喜欢彰显自己"魅力难以抵挡",而女性们则更愿意表现出自己"难以征服"。科学家们用很美的措辞形容了这种现象:"出于自我价值定位不同而产生的失真以及性别决定的答题方式"。

孔子所谓“吾以言取人,失之宰予;以貌取人,失之子羽”,后世儒家子弟对这句话多有失察和误解,以为孔子在劝人不要以貌取人。其实,孔子恰好是在承认自己不会看人。因为他无法以2%的误差,来否定98%的普遍性。

那么,颜值到底应该怎样计算呢?

据说西方人已经整出了一套颜值测试方法,但由于中国人与西方人长相差异太大:中国人的面孔平面、疏淡、精巧;西方人的面孔立体、浓彩重色、粗狂大气。所以,这套测试方法对我们中国人不太实用。

我根据《照胆经》、《麻衣神相》的部分观点,以及民间流传的看相经验,再采纳现代美学和设计学的比例因素,琢磨出了一套适合中国人测试的颜值计算方法,供大家参考。

1、印堂宽大,则心胸宽广,占20分;过窄,减10分;有疤,减5分。

2、三庭均匀,则一生平顺,占10分;一庭过短或过长,减5分。

3、额高头圆,则起点不差,占10分;额部讲究女圆男高,头圆则智圆,头尖则心狭,头扁则见识偏。所以,女子额部方正,减5分;男子额部扁小,减5分;男女头不圆,各减3分。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网站3777发布于话题讨论,转载请注明出处:根据民间秘藏,一周和女性来2次